大多数律所网站没有“信条”这一项,那为什么我有?

简而言之,就是因为我在大型律所供职多年之后,认识到大型律所主导的这一法律行业向客户收费的方式、处理诉讼的手段,不是解决问题,而是使情况更加恶化,对此我深感困惑。我坚信法律行业及美国的诉讼体系的失调已日益显现,因此我认为另辟蹊径对我更有意义。

我的方式

我以认真、充满创意、理智和专业的态度对待每个项目。我的主要目的是制定一个能最好实现客户目标、符合预算及客户法律定位的方案。

有时候,这意味着需要进行非常积极进攻的诉讼方案。但大多数情况下比较理想的方案是努力争取争议和解,无论是通过谈判、调解或诉讼,否则成本将大幅攀升而诉讼也会引发更多新的争议。

在美国诉讼耗时、昂贵、无隐私、繁重并且低效率。律师应在处理每个案件时减少这种情况的发生,但经常造成情势的更加恶化。几乎没有任何争议是通过焦土策略的诉讼战术解决的,但很多律师还是乐此不疲,依赖此类战术,而这就意味着随着双方对与核心争议关系不大、捏造的而无关紧要的问题不断扯皮,律师收取的费用也因此水涨船高。

诉讼费用高昂

在美国法院诉讼费用高得离谱,不是源于百里挑一的天文数字判决,而是因为“一般”案件的诉讼处理方式。

大型律所收费高昂的一个主要理由是,在或多或少推动诉讼文化,由于体制原因,它们不得不就与核心争议并没有直接关系的工作而向客户收取天文数字的费用。

大型律所的客户付费购买的不是律师的技能和知识,而是律所昂贵的、充满艺术氛围的办公室、庞大的支持人员队伍,每个合伙人上百万的利润,无法控制的律师薪水,公司团体活动及类似额外待遇。大型律所的律师面临内部和外部压力,必须收取客户越来越多的费用,而这种压力常常导致律师首先考虑的是律所的利润和利益,而不是冷静和慎重地考虑什么对客户最为有利。经常出现的情况是,律所合伙人拒绝采取简便易行、成本低廉的战略解决争议,而更愿意采取比较困难但收费昂贵的战略,这样受益的就只有律所了。

为客户诉讼,不为钱

我只所以是一名律师是因为我相信我有帮助客户解决困难的法律争议的能力和天赋。我不是一名每年赚一百万美元、把子女送到私立学校、住在上百万美元房子或开着美洲虎豪车的律师。我会在保证合理舒适的生活水平的基础上,尽量降低经费和小时费率,并且我会与客户一起定制收费计划(固定费用、封顶收费、预付款折扣、低小时费率或适当的组合收费),从而保持诉讼成本的合理性及可预测性。

我的标准小时费率远远低于100家最大律所中的初级律师的小时费率。现在通行的做法是为客户提供惯常服务也收费,如打印、复印、邮寄、传真等,我对此非常反感。实际上,如果一家律所不能降低此类费用、将其纳入一般其收费中,那么客户应该怀疑这家律所是否有生意意识。

律师-客户关系的关键是信任

我也相信客户参与制定诉讼战略的程度应该比大型律所鼓励的程度更深。一个优秀律师会以一种外行人可以理解的方式向客户解释所有的选择、风险、潜在开支及法律定位,并要求客户承担就制定符合其目标、风险承受能力和付费能力的明智决策的责任。

总而言之,客户应该信任他的律师,将其视为自己的顾问、有能力在法院上代表自己、有能力为自己提供法律服务、解决问题并且是自己的合作伙伴和可以信赖的人。但在现实中,律师会把自己的客户榨的一干二净,从而完全将这种信任毁于一旦。我的目标是以一种符合专业原则和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的态度从事法律业务,而这种原则和态度都神圣地体现在律师必须遵守的专业责任规则及律师为提高本行业地位而发表的言论之中,但如今,这些原则更多地体现在空洞的言辞之中,并没有多少人真正践行。